斑斓颂_最游外传四人组万岁

荒凉的白令海,没有鲸,没有我,没有闪电。
摘自《2002中国最佳网络文学精选》

没毛病,扎心老陀

Campanella:

233333333

AlSiP/铝硅磷:

扎心了,老费佳。

井坂熊猫子:

请大家花几秒钟转一下,这是一个普通的反派,同伴弃他而去,骗来的下属天天散发狗粮,工作中被扒衣服还惨遭红酒瓶砸头、捆绑play,被迫陪黑帮老大赌钱,好不容易遇到了一个看起来很正常的少年,却在工作中惨遭灭口,只能独自一人伸张正义,向无穷无尽强的飞起的主角众进行不可能胜利的斗争。每转发一次,他就能晚1s被可怕的正派破格。请大家献出一份爱心,认为脏了自己手的可以不转。

祝二次元的哒仔桑和三次元的太宰先生生快
因为觉得nine point eight这种殉情自杀(虽然不是跳河是跳楼)曲很适合哒仔就画了(画了很多自己都不知道是什么的花)

61快乐
我一点也不想马上过人生最后一个儿童节

十四岁,晚会散场后的晚风和人,我都会记住。

老林生日快乐!
心疼又喜欢的一个人。

【泠珞视角小短篇】

夹带一些自己的感想。
泠珞视角,小短篇。

连让人阅读下去,都需要作者的央求?这样荒唐的规则,为什么要遵守它呢。

“别把这事儿放在心上啦。”
……
“主次不分啊你?这种东西在意什么。”
……
“这么重要的东西,你不知道吗?”
……
“还不醒悟?”
……
他们这么说着。
我不是一个讨人喜欢的人。我不擅长、不屑与、或许也懒得去察言观色。
干什么要迎合呢?为什么要迎合呢?
谄媚地奉承自己不喜欢的东西,匍匐在本不甘心匍匐的地方,赞美着不值得赞美的人,只为了换取一点可怜的报酬。自找不痛快。
“还在唱这个啊?你们?”
我还记得我去比赛场馆交配乐音频的时候,老师突然说的一句话。
“最近欧美电子风很流行哦。你们的编曲太传统太沉重啦,歌词又这么复杂,其实没人会看的。”
仿若无心。
其实没人会看的。
其实没人会看的。
这我早就知道。作为第五音里难得的抱着音乐人账号发了很多曲子评论却空空如也并且没什么粉丝的学生,我早就知道。他们喜欢的是什么,他们最常点击并听完的曲子类型是什么,当下最流行的是什么,在这个全世界包括音乐圈都被带动着商业化快节奏的时代最畅销的类型是什么----------我了解得不比任何人差。我也并非因为了解得比别人差才获得少得可怜的点击量。实际上,正因为我了解得太多,所以我不愿这样做。我不愿为了别人施舍一般的好评而向他们、向潮流卑躬屈膝。我抱持着这份感人、可笑而珍贵的尊严,顽固得像座千年大石。
我还知道一份安利出去有多大概率会得到反响。安利也必须按着安利对象的喜好来介绍,这极可能失了作品本真希望表达的意思。说到底,和曲子一样,人们先想到的是如何博人眼球,绞尽脑汁只为了让观者不要中途退出,而不是如何注入深刻的内涵,因为人们清楚如果换做自己,一定也不情愿静下心好好理解一首好歌一本好书的意思。因为那很累。于是所有人都放弃了往作品里无回报地添加思想,转而步上大多人的道路。
我才不要这样。我才不要被淹没在洪流里作为赞誉的俘虏慢慢腐烂。
于是现在,我还是不懂得讨好。
于是现在,一定也无人看这篇长文。
不要紧,习惯了。